大马19岁诈骗犯自述:当骗子那三个月,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

作者:FX110

时间:2022-06-23 09:38:52

22897


我叫阿恒(化名),今年19岁,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。

今年2月18日,由于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,

我离开吉隆坡甲洞的家乡前往柬埔寨沿海城市西哈努克城,

被骗为诈骗集团工作,当了三个月“诈骗犯”。

我以为,有了这份薪水,我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3 月 7 日,马来西亚少年阿恒通过 Facebook 联系全球反诈骗组织寻求帮助。

但是……

第一天,我被告知要创建一个“账号”,头像是女生侧脸,据说这能很容易引诱到男性受害者。

组里的“专家”告诉我们,要从Instagram上找女孩的照片,然后包装成“白富美”。

我把“个人资料”设置成“大学毕业韩国女生”。

还经常会找韩国时尚女孩的照片,也会找一些女孩打高尔夫球或网球的照片上传到我的“相册”。

阿恒从网络上找来的美女照片

为了让受害者相信我,我要表现得很富有,让他们相信能够通过我的“投资”赚钱。

我的这些资料能给他们一种虚假的安全感。

实际生活中,我们太多人住在一间宿舍里,让我们住的地方看起来就像猪圈。很脏。

 

我觉得,要骗到别人,其实外表并不重要。

最重要的是,我们必须和受害者好好聊天。

我会在Facebook或社交媒体平台上找到一名男性“肥羊”,然后开始在线聊天。

一开始,是最基本的自我介绍。

然后,我们开始相互了解,直至“谈情说爱”,越来越“亲密”,发展成“网上情侣”的关系。

一旦发展到这个阶段,就意味着对方信任你了。

这时候就是重头戏,我可以问他是否有兴趣投资。

我们会说服他们加入一个承诺保证回报的加密货币平台,再诓骗他们的钱。

每天,我们至少要花费 15 个小时在 Facebook ,向大约 300 人发送消息。

我们每天都会收到一份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名单,以便通过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联系他们。

 

我们中很多人,都是被骗来柬埔寨的受害者,最后却不得不干着骗人的勾当。

如果你问我感觉如何,我每天醒来都要想办法和受害者聊天。

我也试着反抗过,结果是,

我被电击过一次,被打过无数次。

我第一次被打的时候……

我想,我是家中独子,甚至我的父母都不忍心打我。

一个外人怎么能打我?

但我却无法反抗他们。

 

如果我找不到任何“肥羊”,我会被打。我的压力很大。

我想逃跑,但做不到,楼下保安太严了。

而且,从三楼跳下去很危险。

最后,我设法联系上了我的家人,告诉了他们真相。

题外话:目前,阿恒所在的诈骗窝点被马来西亚皇家警察、柬埔寨国家警察和国际刑警组织联合行动端掉,阿恒和其他15名马来西亚人被捕,马来西亚皇家警方表示,涉及 16 名马来西亚人的案件仍在调查中。

16 名马来西亚人的案件仍在调查中

据了解,这个诈骗集团主要以新加坡人为目标。

在新加坡,自 2016 年以来,诈骗受害者已损失超过 10 亿美元。去年,新加坡的受害者因诈骗损失至少 6.333 亿美元,几乎是 2020 年诈骗者被盗的 2.684 亿美元的 2.5 倍。

 5月31日,新加坡警方表示,今年1月至5月期间,其反诈骗司令部在马来西亚和台湾捣毁了7个犯罪团伙,逮捕了近50名犯罪团伙成员。这些犯罪团伙共实施了 60 多起求职、网恋、网络钓鱼和假冒中国官方诈骗案件。

评论

暂时还没评论,来留下你的印象吧

我要评论

  • 请选择综合评分:

(1000字内。图片请上传GIF,JPG,PNG,可上传9张)

发表评论

评论发表成功